I/another  

【全职】【韩叶】寻千觅百6-11

和上次一样毫无剧情内容可言。一样当成小段子看的好。

或许会写这篇完全只是我想写身为陌生人的韩叶同住一起的相处吧……

所以剧情推动机率很低。请多包涵...





06.

 

血花如水花般飞溅开来。

叶修摸摸自己的脸,果然染上了血,这温度他极为熟悉,但却不喜见到。

 

其实一直以来他都距离死亡极近。那一刻他闭上了眼,并非是对生无所眷恋,只是对死无所畏惧。而后一声枪响几乎震聋他的耳,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站不起来倒在了地面上。躺下前瞥见天空灰蒙蒙一片,让人昧着良心也说不出赞美的话语。

 

接着他连天空都看不见了,几个有些眼熟的人头遮蔽了他看往天空的视线,他突如其来感受到自己或许运气挺差的,连个蓝空都见不着的人生。

 

他突然又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大量血花的那一日,初次知晓血有多么温热的同时他发现这是世上最残酷的温暖。喊不出倒在血泊中的挚友之名,仅知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

在自己最接近死亡的那么一瞬间他被彻底蹂躏,疼痛与不断流出的血对他而言都算不了什么,喉咙像是哑了没能出声,倒是雨水打在他身上与地面上发出各种声响。那一刻他只想抽个烟,帮自己进行一个哀悼仪式。但这愿望理所当然地没有达成他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

而他睁眼的那一刻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地狱。

天堂离他一直都很远。

 

07.

 

迎来人生中不知是第几次睁眼,叶修清醒并坐起身。头脑一片发昏,外头天色未亮,不去看时钟也能知道是半夜。他感到有些口渴,下了床,看见韩文清坐在那张大沙发上闭眼,似乎睡得正熟。自从叶修来到他这,他没瞧见韩文清在自己睡的那张床上睡过,就算是小憩也没有。而寻遍整个房子,叶修也没发现哪里有第二张床。

 

晚上他问了他:「要不和哥一起睡?」这话说出口若有外人听到都会觉得叶修无耻,可他明白他的伤势还是没法睡在沙发那种地方上的。

韩文清倒是没什么反应,就回了两字:「不必。」瞧都没瞧他一眼。叶修观察韩文清许久,最终还是放弃地躺回床上悠哉看起韩文清买回的晚报,而后沉沉睡去,再醒来时却不是早晨。看向日历,和他睡前看到的还是同个日期,只能说好险不是睡了一天过去。

 

但叶修自知是个一旦醒了就很难躺回去的类型,目光补捉到时钟上的时针指到三,这代表他足足还有好几个小时要撑过才能见到天明,这对他而言实在太难熬。

 

于是他尽量放轻手脚动作倒了杯水喝,边喝边瞄了韩文清一眼,没有被吵醒的迹象,叶修露出无声的笑容,回到了床边打开床边衣柜,物色几件韩文清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。

 

穿上了外套,确保自己身上穿得够暖后,他正走到门前,突然又停了下来往韩文清那看了一眼,伫住脚步。过去了三十秒,他仍没有动作。

 

又过了五秒,他叹了口气走回床前,拿起放在枕边的那份晚报摊了开,走到韩文清面前替他盖了上去。「老韩,知道注意保暖四字怎么写?」说着他轻轻用食指戳了韩文清的右脸,韩文清仍然没醒。叶修收起了右手,再看了几眼这个照顾他十日以上的人,而后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前,开门,走出去,关上。

 

染着些许空虚的静谧在门盖上的同时于房内扩散开,宛如从未喧嚣过,余下附近人家三更半夜仍未关闭的电视声响隐隐约约传来。

 

韩文清张开了双眼。

 

接着他动手把自己身上的报纸都给扫了下去,坐在那张沙发上不动,眼神移向本来有着叶修在的那张床,凝视许久。

 

「报纸能保什么暖。」而后吐出一句话,在室内回荡许久。

 

接着他终是起身躺回了自己的床。

躺下的那一刻,他似乎感受到错觉般的温度。

 

某个人的温度。

 

 

韩文清又闭上了眼。

 

08.

 

半夜三点多。叶修走在大马路上,许久才有车声呼啸而过。墨黑色的夜空在他的头顶上展开成整个世界,抬眼一望没看见满天空的星辰,但有数颗发了亮光的点似在闪动着,像是不愿跟着夜晚入眠的叛逆之子。

 

叶修举起手握拳,对着东方的一颗星的方向做了像是想碰拳的动作,而后放下手,在稍冷的夜里把双手放入外套口袋内,意外摸到里面有为数不少的钞票,盯着抽出来的那几张钞票发愣着。

 

叶修回想坐在沙发上的韩文清身影,他穿着件外套,而叶修也没见过他穿其他外套。看着几乎未皱的钞票,想着韩文清的脸,感叹了句:「哥居然也有这么一天。」说完他迈开步伐。

 

他心想,嘴上真有些寂寞啊,来去买盒烟吧。

 

头上夜空星星的光芒越发黯淡,与此同时,黎明将要到来。

 

09.

 

韩文清是在一片耀眼阳光中醒来的,许久没躺上自己床铺的他睡得比平常晚上不少,而他睁眼那一刻突然对眼前状况有点理解不能。

 

昨夜从这张床上离去的人竟又出现在了这张床上。韩文清那一剎那仅能无语地看着他。数秒后他起身,发现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让对方扯去了三分之二,再仔细观察了下,韩文清发现对方上半身穿得和昨晚看完报纸入睡时一模一样。

 

韩文清目光又转向了四周,他在桌上发现了几盒烟和一个看起来很新的烟灰缸,旁边放着一些琐碎零钱。旁边叶修最常坐的座椅上,一团衣物被随意地放置在上,最上端放的是一件显眼的内裤,地板上则躺了一件长裤。

 

韩文清突然感受到头有些发疼。但等他瞧见沙发上被收拾整齐的报纸时,疼痛突然就减轻了些许,虽说,也只是些许。

 

刺眼的阳光洒落在叶修的侧脸上,他似乎仍没有要醒来之意。

韩文清起身,把剩下的三分之一棉被也给了叶修。

 

10.

 

叶修醒来已经是过中午之后的事。他第一件事就是呼喊:「老韩,饿了。」喊时甚至都没从床上起身。韩文清很快地回答他:「桌上。」叶修这才爬起,身上衬衫被他睡得充满皱折。

 

他在韩文清这的日子总穿着韩文清本人挺少穿的宽大衬衫。韩文清曾对他说衣柜内的衣服可以自己选,但就没瞧见过他穿衬衫以外的服装过。甚至包含长裤与内裤,至少他洗完澡出来永远不会看见他穿上衣以外的衣物。

 

下了床没两三步他就坐在他的专属席上,拿起早已放在坐位前的早点啃了起来,食物的香气瞬间布满了这个小区块,他十分满意地享受着。

 

韩文清盯着这样的叶修问了:「为什么?」叶修正吃着第一个包子,他自然知道韩文清想问什么,但他只是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出了:「你这距离买烟的地方真远啊。」

 

于是一时之间只有叶修咀嚼食物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
 

韩文清放弃了询问,站起身来。叶修则看向他。

 

「内裤与长裤都穿上。」韩文清一脸严肃。

 

叶修咬着包子乖乖站起身去实行了命令。

 

 

11.

 

下午阳光稍微褪去了热度,张新杰前来拜访许久未见的老友住处。

当韩文清为张新杰开门的那刻,张新杰嗅见了屋内传出的烟味立刻皱了眉头,但他仍不动声色地进门。

 

叶修正坐在沙发上,叼着烟看着张新杰进来,这姿态让人都要怀疑他不曾受过伤,但张新杰早在第一眼就瞥见叶修衬衫下的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,缠的手法极为利落。张新杰来之前问过韩文清,他知道叶修在恢复了一定程度后就是自己换药的。

 

「叶先生你好。」张新杰先打了声招呼。

「新杰是吗?你好,你看上去真不像和老韩同岁数的人,看来不能叫你老张啊。」叶修回答的当下张新杰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韩文清,后者用手指了指张新杰的胸前,张新杰随着这动作想起自己从学校活动出来,名牌竟忘了取下。

他没有回应叶修的话语,反倒提问:「叶先生,知道我是什么职业吗?」

叶修看着他回答:「不晓得,但哥知道,你不会是哥讨厌的职业。」

 

张新杰盯着叶修那慵懒的姿态露出了常人难以察觉的笑意。「不会讨厌就好。请你把上衣解开,我来诊断你的伤势。顺便也请把对健康不好的烟熄掉。」

 

叶修一征,随即取下口中的烟按到了烟灰缸上捻熄:「看来我错了,你这职业大概是哥人生第一不想见到的。」张新杰则回了句:「我倒真感受不出你讨厌这占了世上众多人口的职业。」

 

叶修沉默了下。「还是学生?」

张新杰边从自己带的那一大包中取出一些器材边点了点头。

 

叶修最后骚了搔头,乖乖解开了上衣。

 

 

 

 

待张新杰都检查完毕后,叶修原本想自己缠起绷带,却被张新杰阻止:「请交给我。」过了几分,叶修满脸讶异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那是一个整齐又一丝不苟,让他都叹道:「你改行去做手工艺想必也能有一番事业。」

张新杰还没说话,韩文清就突然插话:「我们走吧。」

 

张新杰静静起身,叶修则在状况外:「你们要出去?帮哥再带点烟回来。」这话让两人都回看了过来,张新杰的严肃眼神显然是针对烟字,而韩文清则像是有些无语。

 

「你也要出去。」听着这么一声,叶修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韩文清一把拉起,拖出了门。

 

 

TBC.


2014-02-02 评论-4 热度-13 全职高手韩叶
 

评论(4)

热度(13)

©I/another Powered by LOFTER